首页 美国建国初期南边州为什么遍及对立破产法案?

美国建国初期南边州为什么遍及对立破产法案?

1790年8月4日,为了防止美国联邦政府信誉破产,刚刚走马上任的第一任财长汉密尔顿向债款人许诺,联邦政府定能按期归还一切独立战争期间欠下的巨额债款。随后,汉密尔顿一边发行债券,拆东墙补西墙,以应对短期…

1790年8月4日,为了防止美国联邦政府信誉破产,刚刚走马上任的第一任财长汉密尔顿向债款人许诺,联邦政府定能按期归还一切独立战争期间欠下的巨额债款。

随后,汉密尔顿一边发行债券,拆东墙补西墙,以应对短期到期债款;另一边,根据《关于西部土地丈量和出售法则》和《西北法则》两部法则,出售国有土地以取得财务融资。

尔后,国有土地出售引发大规模的土地投机。到了18世纪末,土地投机泡沫溃散,引发债款螺旋和社会危机。美国独立战争的重要赞助者罗伯特·莫里斯被关进费城监狱近3年。华尔街金融的缔造者、汉密尔顿的助理威廉·杜尔因债死于狱中。其时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詹姆斯·威尔逊因投机失利被逼逃到北卡罗来纳州。

1798年,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罗伯特·哈珀提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破产法草案。这一草案在国会上引发了剧烈的争辩。北方与南边、工商业界与农业代表之间定见彻底相左。

南边农业代表以为,破产法仅适用于北方城市及工商业,但不能用于南边农业区域及土地产业。他们忧虑的是,农民和农业买卖通常是负债运营的,他们需求假贷播种,待秋收后再还账。农业播种周期长、危险大,若遭受天灾、收成欠安,破产法或许导致北方债款人攫取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可是,北方工商业代表以为,若不通过破产法让债款人避开遭到拘禁的命运及暴力的要挟,商业活动则难以康复,商人再不敢冒险运营,而事实上危险与经商是孪生兄弟。

破产法的存废及演化,是美国党派奋斗的政治缩影。第一部破产法的大争辩,是汉密尔顿代表的联邦党人及杰斐逊代表的民主共和党人在治国理念不合上一部分,也反映了北方工商界实力与南边农场主实力之间的利益博弈。

联邦党人以为,商业是美国开展的未来。他们承继英国的商业传统,将破产问题视为商场行为,期望“维护诚笃的债款人和债款人,鼓舞危险假贷的开展,以促进商业开展”。

可是,杰斐逊等民主共和党人及南边代表以为,农业才代表美国的未来。他们期望把美国建设成为一个田园村歌式的国家。杰斐逊在1792年质疑破产法的必要性:“莫非商业是美国的立国之本,致使非要拟定破产法吗?相反,咱们不是简直以农业为基础的吗?”

杰斐逊忧虑大政府主义的呈现,联邦层面的破产法按捺了州立法机构的力气。南边种植园主忧虑,北方工商实力及投机商会凭借破产法攫取他们的土地及产业。

其实,破产问题是美国开国者们关于立国准则与意识形态不合的一部分。与其时大多数法则相同,破产法也阅历了杰斐逊派与汉密尔顿派的来回拉锯。1800年,众议院以49对48票,参议院以16对12票,艰难地通过了美国历史上第一部《破产法》。法令条文根本照抄英国破产法。

这部法令有效期为五年,可是到1803年就被废止了。法令收效后,大多数破产的债款人被关进大牢,债款人无法取得应有的清算。新的债款人和投机商则运用该法以逃债,乃至用于诈骗;而新的债款人则运用该法掠夺农场主、种植园主的土地。终究,在南部农业州的剧烈对立下,这部法令只存活了三年。

破产法的存废并未影响投机热心,在土地财务的推进下,很多资金涌入土地及房地产。一起,政府施行了自在银行法,银行建立的资金门槛下调至10万美元。“很多的流动性是由那些新开的银行发明出来的……这些钱并没有出资到新兴产业,其间大部分都流进房地产业用于投机。”

大规模信贷、继续高杠杆,助推房价、地价张狂上涨,商场投机趋于失控。“芝加哥的土地价值也现已从1833年的156万美元涨到了1836年的不低于1000万美元”

就在房价处于巅峰时期,极度怨恨投机行为的杰克逊总统签署了《铸币流通令》,规则土地买卖有必要运用黄金或白银付出。

1837年末,全美一切银行都中止了金币兑付,商场堕入空前的流动性危机,房地产崩盘,股票商场大跌,全美90%工厂罢工和很多工人失业。这便是闻名的“1837年美国大惊惧”。

这一次大惊惧连续时刻很长,从1837年开端暴降,直到1842年也便是危机产生5年后,全美大部分房价才终究跌到谷底。真实脱节危机的时刻是1848年加州金矿发现后。

在绵长的惨淡期,很多投机商、工厂主债款缠身,深陷囹圄,四处窜逃,乃至被人追杀。1841年,被抛弃的破产法方案再次提到了国会上。这次争辩的中心是,是否参加强制破产条款。终究,参议院以26对23票,众议院以100对106票通过该破产法。

可是,这部破产法并不是司法的成功,而是党派奋斗与法案买卖的产品。1840年前后,是美国党争最为剧烈的时期。辉格党人为了赢得推举,对立安德鲁·杰克逊总统,挑选与北方工业界达到暂时同盟,并以破产法等法案作为交流。

交流的结果是,辉格党的哈里森和泰勒连任总统。一起,南边承受强制破产条款,但该破产法不适用于银行与公司,以维护微小的南边商业。

不过,当辉格党人当上总统后,南边实力开端反悔,剧烈抵抗该破产法。不到两年,这部破产法便遭抛弃。

1857年经济大惊惧再现,破产法立法再度提上议程。仅1857年,全美就有近5000家企业根据州破产法破产。一起,钱银危机冲击银行系统,纽约63家银行中62家已中止付出,实践已破产。大部分铁路公司的股票跌幅超越80%。

这次立法,两派不合仍然巨大,争议连续强制破产条款。一起,是否在联邦法令层面参加破产豁免条款也存争议。草案终究企图寻觅折中道路,在南北方之间来回退让。1866年众议院以68对59票,1867年参议院22对20票通过新的破产法。

可是,这部法令短少广泛一致,南北方都不满,北方一向企图通过最高法院诉讼的方法,抛弃州法规则的破产豁免条款。1878年,国会终究抛弃了该法。

19世纪,破产法三立三废,彻底沦为政治东西,以及经济调理的“夜壶”。破产法存废政治周期与经济周期相吻合。每逢经济堕入危机时,国会则匆忙通过破产法以救急。

一位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出色议员约翰·卡尔洪以为“国家的经济危机源于沉重的债款,只能通过归还账款来减轻危机。”不过,他支撑州破产法处理本州的破产问题。

危机往后,破产法又被踢回“床底”。这便是宏观调控扩大化。

这三部法令加起来一共保持的时刻不过16年,整体来说南边农场主实力占有优势。南边农场主仅期望保持本州层面的破产法。事实上,大多数州都拟定了州破产法。这表现了南边实力的强势。

通过重复奋斗,北方工商界遍及意识到:联邦破产法是商业实体不行短少的条件。运营意味着危险,破产法与危险是硬币的两个面,与有限责任制同属一个准则系统。

一位来自马萨诸塞州的议员丹尼尔·韦伯斯特竭力支撑联邦破产法。他说:“我以为破产法对债款人极为有利……我深信这会促进公共利益……我深信成天追债对债款人自身也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优点,债款拘禁……约束人身自在的程度比任何基督教商业国家的调整债款人和债款人联系法令更甚。”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查找「智本社」,学习更多深度内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sonderausstellung2011.com/show/905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