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南的“荆芥”和云南的“薄荷”是同一种植物吗?

河南的“荆芥”和云南的“薄荷”是同一种植物吗?

电视剧《重案六组》中有一个怪异的案子,情节大致是这样的:嫌疑人患有“恐猫症”,被害人周宁深知这一点,故悄悄将“猫薄荷”缝进其手袋的铭牌中,致使嫌疑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七八只猫的“进犯”,受惊流产,终究…

电视剧《重案六组》中有一个怪异的案子,情节大致是这样的:嫌疑人患有“恐猫症”,被害人周宁深知这一点,故悄悄将“猫薄荷”缝进其手袋的铭牌中,致使嫌疑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七八只猫的“进犯”,受惊流产,终究变成惨剧......“蓝颜祸水”,致二女争夫血溅厨房,令人唏嘘。

猫薄荷

案情有些匪夷所思,却并非全无现实根底,这世上真的有一种叫做“猫薄荷”的植物,如上图。乍看容颜平平,实则天分异禀。该植物富含芳香精油,可高达13%,稍加触碰便异香四溢,其中有一种物质可与猫鼻子中的受体结合,影响猫的感觉神经元,使其如痴如醉、骑虎难下,“喵界大麻”可不是浪得虚名。

猫和猫薄荷的特别缘分,纯属巧合,算是大自然的好心打趣。猫薄荷并无成瘾性,最多让猫嗨上5-15分钟即康复正常,并且“往后不思量”,对猫的身体也没什么坏处,这可比被毒品害得家破人亡的一部分人类命好多了。不过猫上一百,也是五花八门,还有30-40%左右的猫是天然生成高冷,不管猫薄荷怎么卖弄风骚,它们都毫无反响,这可能是由遗传基因决议的。

猫薄荷鸡尾酒

除逗猫之外,猫薄荷也能登上人类餐桌。此物叶片粗糙,纤维质感较强,故一般不直接食用,而是将鲜叶或干制品捣碎作为调料食用,单个西夷还会有它来调制猫薄荷鸡尾酒。我中土公民对此罕见爱好,最多作为药用植物培养,并且还不算中药“荆芥”的正名,现在来看,应该仍是用来服侍猫主子的比较多,我都想整一盆,看能不能诱惑些漂泊猫啥的......

荆芥

“猫薄荷”仅仅不正经的俗称,被《世界植物志》钦定的正名则是荆芥/Nepeta cataria L.,唇形科荆芥属多年生草本植物,能使猫振奋的化学物质也叫做“荆芥内酯”。说荆芥便是“猫薄荷”,有点危险,恐怕至少要开罪上亿华夏公民.由于在他们的心目中,“荆芥”另有其物,并且神圣不可侵犯,谁质疑跟谁争吵。敢说荆芥是猫薄荷?恁这是neng啥嘞!噫......

河南“荆芥”

上二图便是河南“荆芥”,叶色碧绿温婉,风闻有柔软的柠檬芳香,更兼薄荷和生姜的神韵,全无猫薄荷的草莽气质。可提香去腻、开胃消食,生吃、凉拌皆宜,与凉面调配最能熨帖河南人的食欲,更是远在异地的河南人抹不去的乡愁。很显着,河南“荆芥”和《世界植物志》中的荆芥根本便是“名相如,实不相如”,谁也不是谁的谁。

开紫花的罗勒

据《中志》,河南“荆芥”即罗勒/Ocimum basilicum L.,或许疏柔毛罗勒。各地俗称纷歧,称之为“荆芥”的还有江西,以及九层塔、九重塔、家薄荷、光明子、岁月子等等一大堆姓名。我国面积幅员辽阔,这种同物异名或异物同名的现象不要太多,不用为之“跳踉大阚”,就像被凌辱了宗教信仰相同。君不闻“牛屎谢逊,皆是虚影”,叫啥也不耽搁你吃。

但是固执己见的大有人在。河南省“专家”、郑州中医院制剂室副主任金云隆以为,河南“荆芥”绝不是罗勒,理由有三:首要最大区别是花,“荆芥”白花而罗勒紫花;新鲜“荆芥”叶子有白色的毛,而罗勒无之;罗勒香味温文,“荆芥”则激烈得多......等等。嗯,都是外行话,没一句在调上,不过他也供认二者的滋味“的确不易分辩”。

开白花的罗勒

话说罗勒在西方声称“香草之王”,培养广泛,种类有四十多个,紫花白花均有,河南“荆芥”刚好便是开白花的罗勒种类,并且还归于疏柔毛变种,特色便是多毛。至于滋味激烈与否,那是罗勒在中土和西方被选育的方向不同,西餐中的“甜罗勒”就比较温文。那位所谓的专家只不过是把罗勒的种内差异煞有介事地捋了一遍。

云南“薄荷”

皱叶留兰香

相似于河南“荆芥”和罗勒的状况并非孤例,云南也有。去过云南的朋友都知道,云南人嗜食“薄荷”,涮羊肉涮“薄荷”,甜品中也要放“薄荷”,“薄荷”好像无处不在。但是这“薄荷”却并非植物学含义上的薄荷,实为皱叶留兰香/Mentha spicata 'Crispata’,有时也被以为是独立的种M. crispata。其叶面高低不平,犹如刚睡过格子凉席的脸,故名“皱叶”。

薄荷

真实的薄荷/M. canadensis和留兰香都是唇形科薄荷属成员,亲缘联系很近,但外观不同比较大:薄荷的叶脉规整,叶片平坦;薄荷有显着叶柄,而留兰香简直看不到叶柄。二者的滋味也不尽相同。留兰香有相似薄荷的气味,首要来自于香芹酮、柠檬烯等物质,但它只含有极少量的薄荷酮和薄荷醇,故缺少薄荷的“冰凉感”;能让人“凉凉”的才是真薄荷,要是拿它涮羊肉,能吃出刷牙的感觉来。

不管是河南“荆芥”仍是云南“薄荷”,都是当地俗称和学术称号不同形成的误解,小事一桩。我们我是河南老乡,我会很快乐承受河南“荆芥”便是罗勒的现实,不会急头白脸地争论,彻底没含义嘛。就像月季玫瑰,从植物学视点来说,作为切花出售的“玫瑰”当然都是月季,那又怎么样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sonderausstellung2011.com/show/902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