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说一说前史中那些自诩的人和事?

说一说前史中那些自诩的人和事?

一、提到自诩,先看一个喜爱夸奖自家宠物的。关于自诩宠物的事,还得从一个不大常用的成语说起。这个成语是:“不舞之鹤”。提到这个成语,又与一个名人有关。这位名人,叫羊祜。羊祜是谁呢?羊祜,字叔子,泰山南城…

一、提到自诩,先看一个喜爱夸奖自家宠物的。

关于自诩宠物的事,还得从一个不大常用的成语说起。这个成语是:“不舞之鹤”。

提到这个成语,又与一个名人有关。这位名人,叫羊祜。

羊祜是谁呢?

羊祜,字叔子,泰山南城人;魏晋时期大臣,出名战略家、政治家、文学家;蔡邕外孙,司马懿长子司马师之妻弟。

初仕魏,为中书侍郎,官至中领军,统宿卫,执兵权;魏末,积极参与司马氏代魏的活动。司马炎称帝,拜尚书左仆射,迁都督荆州诸军事;屡陈灭吴大计,请出动军队灭吴;官至征南大将军,封南城侯。在官清俭。临终,举杜预自代。卒谥成。

“不舞之鹤”这个成语,说的是什么呢?

这个成语是说:

羊祜家里养了一只鹤,他十分喜爱这只鹤。鹤在吃饱喝足后,会纵情狂舞。所以,羊祜就向客人夸奖自己的鹤,说它是如何地有灵性。客人听言,遂前去观看。成果,由于有生人在场,羊祜的鹤怎样也不起舞,让客人大失人望,还说这是一只不会跳舞的鹤。

这个成语出自南朝宋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排调》:

“刘遵祖少为殷中军所知,称之于庾公。庾公甚忻然,便取为佐。既见,坐之独榻上与语。刘尔日殊不称,庾公绝望,遂名之为‘羊公鹤’。昔羊叔子有鹤善舞,尝向客称之,客试使趋来,氃氋而不愿舞,故称比之。”

二、提到自诩,再看一个喜爱夸奖自己儿子的。

关于夸奖自己儿子的事,发生在唐人的身上。

这位唐人,便是写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的父亲王福畴。

话说,王福畴的儿子,除了王勃之外,还有:

王勃的长兄王勔,官至泾州刺史;

王勃的次兄王勮,历任凤阁舍人、弘文馆学士、天官侍郎;

王勃的三个弟弟王助、王劼、王劝,皆有文才。

据载,由于儿子们皆有文名,所以,王福畴在和人相对说话时,很喜爱夸奖自己的儿子。

有一次,大概是王福畴在跟韩思彦聊地利,他又习气性地自诩。对此,韩思彦毫不客气地提到:

“王武子有爱马的嗜好,您有夸儿的嗜好,你们王家人,怎样有那么多的嗜好呢?”

简略解释一下:

韩思彦,字英远,邓州南阳人。被推荐入出口成章、志烈秋霜科,擢第。颁发督查御史,对当世得失直言无隐。受唐高宗夜召,加官二阶,待诏弘文馆,伏内供奉。《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二·列传第三十七《韩思彦传》可参看。

王武子,名济,字武子,太原晋阳人。司徒王浑次子,官至骁骑将军、侍中。才华横溢,风韵英爽,气盖一时,被晋武帝司马炎选为女婿,配常山公主。喜好弓马,勇力超人,又善《易经》、《老子》、《庄子》等。文词俊茂,名于当世,与姐夫和峤及裴楷齐名。

王武子的“马癖”一说,出自《晋书》列传第四《杜预传》:

“时王济解相马,又甚爱之,而和峤颇剥削,预常称‘济有马癖,峤有钱癖’。武帝闻之,谓预曰:‘卿有何癖?’对曰:‘臣有《左传》癖。’”

三、以上述名人的自诩做引,下面,来说几例喜爱自诩清朝人。

1、喜爱自诩其科举考试文章者

从前有人,喜爱自诩参与科举考试时所写的文章。而且,那人每次见了人,都会沾沾自喜地对着人背诵其间的语句,一旦背诵,就收不住口,刺刺不休。

这个人,咱们遇到蒲留仙,猜测,他定然会说:

“您这样的文字,也只能在床头对着老婆念吧!”

蒲松龄《聊斋志异》卷十三《苗生》一文有:

“时已半酣,客又互诵闱中作,迭相欣赏。苗不欲听,牵生猜拳。输赢屡分,而诸客诵赞未已。苗大声曰:‘仆听之已悉。此等文只宜向床头对婆子读耳,广众中刺刺者可厌也!’众有惭色,更恶其粗莽,遂益高吟。苗怒甚,伏地大吼,立化为虎,扑杀诸客,吼怒而去。”

蒲松龄对那些无病呻吟,以科举文章自诩的人,想来既轻鄙,又怨恨,所以,他不但在文字上竭力挖苦,而且在故事组织上,还让苗生化虎、扑杀了他们。

这类人,在蒲松龄眼中,是多么地面目狰狞啊!

2、喜爱自诩其妻子者

安邱李侍郎,很喜爱在世人面前自诩其继室,说她是如何地贤达明敏,而且常常说,这样的人,在女人之中,是很稀有的。

便是这样贤达明敏的人,在其时,众所周知,她坚决不让李侍郎前妻所生之子进家门。对此,李侍郎也听之任之。

话说李侍郎与继室在京师。李侍郎前妻之子在老家,循规蹈矩,自力更生。有一次,前妻之子到京师来看望父亲与继母,李侍郎的继室坚决将其拒之门外。李侍郎的同乡看不过去,前往李侍郎家婉辞劝慰,李侍郎的继室根本就听不进去。前妻之子未进侍郎的家门,痛哭着返回了家园。李侍郎的继室生了几个孩子,全都夭亡了。后来,李侍郎与继室老死在京师,前妻之长子不记前嫌,将李侍郎与继室的棺木运回家园安葬。

3、喜爱自诩其小妾者。

黄芝珊在做济南太守时,纳了一个小妾。他很喜爱在手下的谋士和门客面前夸奖小妾的俊美。幕僚很是猎奇,总算,经黄芝珊组织,,幕僚见过了黄芝珊的小妾。碰头之后,咱们都觉得那小妾也就中等姿色。那个时分,男人的古怪,是喜爱小脚的女人。黄芝珊的小妾,归于大脚一族。幕僚们见过黄芝珊的小妾之后,一起赞扬道:

“太太确实很美,仅仅莲船稍大了点!”

黄芝珊惊诧地说道:

“不大啊!”

忽然间,他觉悟了,无懈可击道:

“好像真有点大。我理解了,是由于我的手掌太大,所以,常常觉得其莲船纤不盈握!”

黄芝珊原本是翰林身世,自此以后,人送外号“大手笔”。

4、自诩其画者

《谏书稀庵笔记》的作者清人陈恒庆的同乡于襄黼是清朝内廷的画师,他帮人家画了一幅人物芭蕉图。于襄黼很为自己的这幅画作满意。陈恒庆看了这幅画之后,点评道:

“您所画的女子,形似不贞;您所画的男人,心似不正。由此可知,您的胸中藏有密戏图。您的画作,只要片片蕉叶,我很喜爱。我好久没有回到故土了,今日看见您画的蕉叶,十分亲热,好像又看见山东的白菜了!”

5、喜爱自诩其字者

王觉生侍郎平常以拿手书法出名。有一天,他为人家写了一幅字,写完之后,很是满意。然后,他就请陈恒庆看。陈恒庆见这幅著作中的字体极长,他就说道:

“咱们家园有一唱旦的优伶,脸极长,简直有一尺。咱们都这样说他的脸‘把他的脸从中心割开,刚好能够分红两个露脸’,您写的字,跟那优伶的脸可有一比。”

6、喜爱自诩其保藏者

端午桥喜爱保藏古碑,他有六朝的墓志铭二三十方,牌子在其书斋的阶前,森矗如林。

陈恒庆曾对端方说:

“您违制了!御城之内,是不得立墓的,这儿怎样会有丛葬啊?”

7、喜爱自诩其道学者

山东傅五星

山东的傅五星中进士后,做了京官。关于程朱之学,他很喜爱侃侃而谈。

有一天,是傅五星的生辰,同寓的人都去向他恭喜,并让他组织酒食。傅五星说道:

“但凡人出世的日子,都是爸爸妈妈遭受痛苦的日子。每当自己的生日,我都不喝酒,不吃荤!”

咱们听他这么一说,都默默地散开了。

当天,比及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分,同寓的人听见傅五星叮咛他的奴隶预备车马,然后见他穿戴新衣服,登上车子出去了。

同寓的人跟随这以后,只见傅五星的马车径自进了韩家潭胡同的优伶之家。

所以,同寓的人一哄而入。

进去之后,发现现场筵横陈,群优团坐。相见之后,咱们一起大笑起来,最终,畅饮而归。

直隶王锡可

直隶有一儒者王锡可,章甫缝掖、规规矩矩,常常自称为大儒。

王锡可在家中设帐教育,生徒群英荟萃,讲的是宋儒躬行实践的学说,他还称呼其深明《易经》意旨。

有一天,王锡可在叙述《易经》中的天地二卦,他说道:

“乾道正则坤道自顺。”

这时,正好他的夫人从闺阁出来,站在窗下骂道:

“王锡可,我看你今日敢回来吃饭吗?我在席子后边放了一串钱,你居然偷去,私下里给了大丫鬟,这便是你干的功德!”

王锡可一时羞惭,脸上很是挂不住,可是,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他仍是低声说道:

“妇人之言,未可尽信。”

提到王锡可的这段话头,又想起一个人来。

清初的毛西河讲汉学,他很惧内。

毛奇龄中了博学鸿词科之后,在京师寓所授徒,从者数十人。

有一天,毛奇龄正在博证远引,夫人出来,站在窗外说道:

“学生们,不要信任毛大可的话,昨日,为了讲这一节书,他把书摆了一床,翻阅了深夜,今日,他又出来充博学。”

毛奇龄笑着对学生们说道:

“考据之学,全在查书。妇人之言,不可听也。”

行文至此,所说已尽。

在今日标榜张扬自我的气氛之下,自诩,好像也是一种风气!

我在这儿写自诩,没有要损伤任何人的意思,请您千万不要对号入座,我仅仅在闲暇时自娱罢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sonderausstellung2011.com/show/704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