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南开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种体会?

在南开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种体会?

▲新开湖文中馆,远景也是南开大学的校徽形状。拍摄/DavidWang供图/奥思印象南开的一天,从一顿早餐开端:西南村的煎饼果子、嘎巴菜,食堂里的包子、粥,当然,还少不了街边小铺中的大饼卷万物。别看排队…

▲ 新开湖文中馆,远景也是南开大学的校徽形状。拍摄/David Wang 供图/奥思印象

南开的一天,从一顿早餐开端:西南村的煎饼果子、嘎巴菜,食堂里的包子、粥,当然,还少不了街边小铺中的大饼卷万物。别看排队的人少,每个人买的可都不止一份,你问为什么?这还不都是为了让宿舍的兄弟姐妹们多睡一会?

▲大中路的晨光。拍摄/PP Han 供图/奥思印象

鱼贯进入各教育楼的学生,用各种奇葩的东西占着座,一般的有书本、书包,尖锐的用卷纸一占一排,更有甚者,直接贴上纸条“某某某将于几点几分占座”,一了百了。此情此景,让一些老教授不由朗读起南开从前盛行的一条“潜规则”:教室的前三排是要留给女生的。

▲ 影动生科院。拍摄/Young High 供图/奥思印象

▲ 现在面目一新的图书馆。拍摄/YangWang供图/奥思印象

课后自习最火爆的当地,不是大气、苏联风的一主楼,也不是亮堂、凉气十足的二主楼,而是略显昏暗的老图书馆,这儿,集合着各类学霸。两边的书本摞得老高,吃饭时分人走书不走,学就要学出气氛。早上一开门就去,晚上非得关灯才走,谁要是就自习半响,下次都不好意思再来。

▲ 老图书馆。拍摄/枉言

莲花怒放的马蹄湖畔,落日下数十名学子在相互用西文沟通,这一“文明现象”,乃至招引了外校的学生前来一试身手。这儿练得是纯粹的English,所以,当他人说“How are you”的时分,可千万不要答复“fine, thank you”!我们再加上“and you”的话,对方可就不会理你了。

▲ 马蹄湖中怒放的南开校花——红莲。拍摄/Weilun Wang供图/奥思印象

日复一日,时光荏苒,目睹南开门生满枝头。

▲一到春季就花满枝的小花园。拍摄/Bill Lee供图/奥思印象

南开,津城不一样的气质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天津有个南开区,但“知国际者,必知南开”。

▲ 空中俯视南开主教楼。拍摄/枉言

第2次鸦片战役后,天津被逼开埠,在忍耐耻辱的一同,年代也给这座重镇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发展机会。对外沟通的中心、天然的良港、接近国家中枢,如此多的先天优势,让天津可以得习尚之先,成为了洋务运动的中心,炽热创造出近代史上的多个榜首。敞开的习尚、兴旺的经济、中心的方位,催生了各类新式书院,也让新学盛行一时。如此社会气氛,孕育了津之南开。

▲1919年9月25日,南开大学开学。图/网络

▲严范孙、张伯苓等在美国调查教育时合影。图/网络

南开大学之所以称为南开,源于其方位坐落于津城西南一隅的南开洼,南开洼,即“城南的开洼地带”之意。可是,自从南开系列校园创立于此,南开,就成为了国际教育界的专属名词,现在,天津的南开区也因而得名。

▲ 空中俯视南开校区。拍摄/枉言

天津卫、泥人张、狗不理、郭德纲,津城这座京畿重地,充满了贩子的焰火。可是,南开却为这座城市注入了不一样的学术气质。每一位来到天津的人,仅仅是看到“南开区”三个字,就像被施以魔法,心头天然地萦绕起文明、科学的气味,将“南开”与周围的“平和”“红桥”区别开来。

▲ 2019年10月10日,南开学子千人千绘。供图/南开大学

南开区不只有南开大学,还有南开中学、南开小学。关于天津本地人来说,或许是由于树立更早等原因,南开中学的名望要高于南开大学。天津人的这种“定论”,让南开大学的学生都戏谑地称自己的母校是“南开中学隶属大学”。

▲ 2019年10月9日的国际龙舟邀请赛。供图/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和南开中学谁更牛,定论并不重要,可是,每一位天津人都知道,在这儿,你说南大,指的不是南京大学,而是南开。

国际的第三名校

在近年发布的国际高校的排行榜上,南开往往难进前十,甚是悲惨。但在南开人的心中,这份从论文数量和科研力气来衡量大学的榜单,是“小气”的。南大之大,不止于大师与学术,还有精力,南开大学,不只教育,还能塑人。

▲终身校董叶嘉莹先生。图/图虫·构思

南开精力,一为独立。与清华、北大不同,南开是一所私立大学。财政上的独立,意味着学识的独立和思维的自在,这是“校父”严范孙与校长张伯苓从早稻田大学创办者大隈重信处学来的经历。建国后,南开虽被收归国有,但独立、自在之精力一刻未曾遗落。

▲严范孙像。拍摄/Chengjin Wei供图/南开大学

南开精力,二为允公。国际前史上,一所私立学府,在战役中被侵略者首要夷为平地,这种工作,只在南开发生过。抗战伊始,南开就被日军彻底摧毁,这既是南开人的哀痛,也是南开人最引以为荣的自豪。日本人对南开的“特殊照顾”,是对南开允公精力的背书,那时的南开,是爱国救亡的前哨。

▲现在的美丽秋色。拍摄/枉言

▲二主教前一瞥。拍摄/Zhuoran Shang供图/奥思印象

南开精力,三为允能。在南开大学前史上,各界能人辈出,数学有陈省身、吴大任,化学有何炳林、陈茹玉,政治有周恩来,物理有吴大猷、郭永怀,文学有曹禺等等。南大全体排名虽未能独占鳌头,但南开的化学、数学、金融、管帐、旅行办理、资料、前史等许多学科皆列全国之先。

▲图片依次为:生命科学学院和范孙楼、化学学院。拍摄/David Wang 供图/奥思印象

南开精力,四为正气。南开校友一身正气,在八年抗战中,南开的毕业生里没出过一个奸细。

遐想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南开校长张伯苓,南开中学毕业生、清华校长梅贻琦与北大校长蒋梦麟一同,一起树立起西南联大,南开大学作为这座教育丰碑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北大、清华并肩育人,实乃国际第三名校也!

▲ 1937年8月,南开大学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合组长沙暂时大学,三校校长张伯苓、蒋梦麟、梅贻琦为常务委员,共主校务。校址坐落长沙城东的韭菜园,首要租赁圣经学院和涵德女校。图/网络

谁是南开人的爱豆

言儒学,必谈孔孟,说南开,离不开张伯苓。

▲ 伯苓楼。拍摄/David Wang供图/奥思印象

尽管在南开大校园园里,除了伯苓楼与校长雕像外,很难再找到老校长的印记,但我们你拉来一位学生,问他,“说到南开你最早想到的是谁?”,得到的答复多半是“张伯苓校长”。张伯苓在南开,是比周恩来还重要的存在,他,是南开的精力领袖,是南开人永久的爱豆。

▲张伯苓肖像。图/网络

“南开南开,越难越开”,这便是张伯苓对南开前史最为精辟的总结。一介布衣自食其力树立校园,私立办学经费紧张几近破产,数十年汗水在抗战中毁于一旦,每一次,南开好像都到了最困难的时间,但张伯苓一向坚持了下来,并且让南开从一所中学,变为具有多个系列校园的国际级名校。

▲在老修建基础上改造扩建而成的海冰楼,保留了原有修建的红砖面貌特征,又增加了极富现代感的空间规划,并由杨振宁题字。拍摄/David Wang 供图/奥思印象

与蔡元培、梅贻琦不同,张伯苓低沉、务实,他的这一性情,深深影响了百年来的南开学子,南开人,智勇真纯、文质彬彬、温润如玉、出路无垠。

▲1946年10月17日,南开大学在天津八里台旧址举办复校仪式。图/网络

现在,关于南开的学生来说,南开好像又处于一个“困难”的阶段,尽管学术和科研才能很强,但在经费、资源、区位等方面与同级其他院校比较,一向不占优势,校园的影响力也好像逐渐地弱了下去。

▲南开校钟。拍摄/DavidWang供图/奥思印象

在南开学子中一向有这样一个风闻:当天大和南开洽谈兼并时,由于谈不当新校园是叫“南天大”仍是“天南大”,成果闹得不欢而散。南开的学生不服啊,南大在实力上莫非还不能压过自己的街坊?

▲旧日逸夫馆。拍摄/Shang Gao供图/奥思印象

但在“困难”面前,南开人其实并不泄气,低沉前行、静心耕耘是南开的本性。南开,一向都是张伯苓的校园。

出了八里台,仍是南开

八里台,有南开,但南开大学,不只于此。

▲ 蓝天绿茵的八里台主楼。拍摄/DavidWang供图/奥思印象

迎水道校区,关于新入学的南开学子来说,已是一个生疏的姓名,这儿,从前承载过数代南开人大一的回忆。

泰达学院,研究生们在这儿悉心试验、学习之余,在与新开湖齐名的泰丰公园中休闲散步,考虑人生。

▲ 航拍泰达。拍摄/Jiaoyong Pu供图/奥思印象

津南校区,在这儿南开恢复了木斋图书馆、秀山堂和思源堂三座修建,张伯苓年代的教育殿堂宛如重现。

▲ 津南校区周总理像。拍摄/Ricky Liu供图/奥思印象

滨海学院,以南开之力,让更多的学生可以感触南开的精力。

还有儒东、儒西两所学生宿舍,它们都还在吗?

▲校园里运动和行走的学生们。上图:拍摄/枉言;下图:图/图虫·构思

出了八里台,仍是南开;做南开人,是一辈子的工作。

▲ 毕业仪式。拍摄/Jici Nie供图/南开大学

▲ 周总理的题字“我是爱南开的”。拍摄/DavidWang 供图/奥思印象

- END -

图编丨袁千禧

封图| David Wang

道谢| 聂际慈、David Wang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sonderausstellung2011.com/show/605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