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军2个旅团,丢失1个联队都没攻下的险关,被我军12小时拿下

日军2个旅团,丢失1个联队都没攻下的险关,被我军12小时拿下

在辽宁省庄河县与岫岩县交界处的山区,有一条该死沟,这儿山势险恶,林密沟深,峰峦叠嶂,反常险峻。该死沟刚好坐落周围的四大山脉的正中央,只要一条路途能够进出山谷。在入沟的通道两边,是两座大山一左一右夹住了…

在辽宁省庄河县与岫岩县交界处的山区,有一条该死沟,这儿山势险恶,林密沟深,峰峦叠嶂,反常险峻。该死沟刚好坐落周围的四大山脉的正中央,只要一条路途能够进出山谷。在入沟的通道两边,是两座大山一左一右夹住了通道,山上多是悬崖峭壁,很难攀爬,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抗联时期,这儿从前一度是我军的游击根据地,日军从前以2个旅团的军力进犯此地,但消耗数月,终究以损兵1个联队而不得不撤回沈阳。

▲东北抗联的指战员合影

东北克复后,这儿被以王保绪为首的匪帮占有。王保绪为了加强此处的防护,采取了日军的“集家并屯”的狠毒招数,逼迫邻近小村庄的老百姓搬到一处,以便利匪帮监督,一起堵截我军获取情报的途径。国民党东北剿总对其十分满足,以为这股土匪能够有效地控制辽南的我军,因而封王保绪为少将司令,并为其供给了一批武器弹药。王保绪使用这批军械和国民党给的编号,很快将匪帮从200人扩充到近1000人,对外声称1500人。

▲我剿匪部队在调查敌情

1948年7月,东北的战略决战行将拉开序幕。为了在决战前将有或许阻碍我军主力作战的不利因素悉数扫除,我辽南军区指令部队消灭王保绪匪帮。通过研讨,我军决计以三路进剿该死沟,使几处的土匪无法彼此援助,一起也使其无法判别我军的主攻方向。

▲东北地区土匪打家劫舍是粗茶淡饭

通过长期的侦查和精心预备后,1948年9月18日,我军各路部队开端向该死沟行进。部队通过10多个小时的强行军,顺畅抵达指定的进犯建议方位,荫蔽待命。20日清晨0时,我军开端举动,将王保绪匪帮悉数围住,而且堵截了几处敌人的联络。5时,我军建议进犯,因为土匪彻底没有想到我军会建议进犯,其外围阵地仅用30分钟就被攻下,土匪无一漏网。

▲我军剿匪部队的马队

直接进犯该死沟的部队遭到了土匪的顽强抵抗,他们凭借着有利的地势和凶狠的火力,将我军压在通向沟内的通道外侧,使我军无法行进。我军从头调整了军力和火力,于上午9时45分从头建议进犯,安排强壮火力保护爆炸手对土匪的工事进行爆炸,尽管伤亡很大,可是跟着土匪的明碉暗堡被不断摧毁,我中路部队逐步推进。

▲我军审问被捕获的土匪

中路部队的强攻招引了王保绪的首要注意力,使得我东西两路部队得以使用这个时机闯入沟内。我西线部队首要冲进该死沟,与敌军打开激战,并选用政治攻势瓦解了部分土匪,很快逼近了王保绪的司令部。我东路部队在闯入沟内后,先后抢占了土匪的弹药库和粮库,随后两路部队合作作战,将沟内的土匪主力逼到了指挥部为中心的狭小地区内。

此刻护卫入沟首要通道的土匪见老巢被端,军心不坚定,我军趁机再次建议进犯,一举将其消灭,至此我三路部队都现已闯入该死沟,土匪已然是插翅难逃。15时30分,我军对敌司令部建议进犯,土匪们此刻现已毫无斗志,只想着怎么逃跑。我军仅20分钟就消灭了王保绪的卫队,占据了其司令部,在审问其副官时,他招认司令部内有密室和暗道,随后我军在密室内将现已化装为解放军的王保绪的老婆捕获。

▲被我剿匪部队捕获的土匪

为了不使王保绪逃脱,我军当即安排部队进行搜山,在该死沟西南的一处大山谷处,我军一支10人搜山队忽然发现了一个打扮成老百姓容貌的人,不听招待,拼命乱窜,随后我军打开追击,对方见我军追兵已近,开枪逮捕,杀害了一名兵士,但其随后在枪战中被我军击毙,经被俘的土匪辨认,他便是少将司令王保绪,值得玩味的是,从他身上搜出的东西不是金银细致柔软,而是一个精美的阴阳八卦盘,推八门用的精制钢币三枚和王保绪的私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sonderausstellung2011.com/show/406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